首页  »  校园春色  »  自习楼道里,我的精液,小莉的淫水



              自习楼道里,我的精液,小莉的淫水

.
  先说一句题外话,个人认为是有必要说的。本文为亲身经历,而且100%的真实。先前思量再三,原打算发到【
完美丽人】版块,但觉得篇幅有点过长,洋洋洒洒近万字,不太适合那一版。但是本版虽均为转帖,却是真实经历
的记述。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在这里献丑——但对于我来说,真实是最重要的。
  大学时,我参加了学校一个文艺社团,因为自身条件还算不错,素质、能力还都比较出色,因此在这个社团当
中一直属于出类拔萃的角色。上大三的时候,我当上了文艺社团的学生干部,主要负责的是社团里的业务(也就是
文艺)。上过大学的朋友都知道,每年秋天新生入学,都是高校各种社团竞相宣传、招兵买马的大好时机,我们文
艺社团也一样,抓紧时机,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手段,大肆宣传,从大一新生中选拔有文艺爱好、文艺特长以及条件
不错的学生。我的学妹小莉,就是在这一年,加入了我们的社团。
  平心而论,小莉不属于美女,但身材挺拉风——将近1米7的个子,腰身苗条,气质很像演员舒淇(尤其是那
张嘴巴,神似),梳着一条高高的马尾辫,喜欢穿紧身牛仔裤,更显长腿美臀,而且性格开朗,刚加入社团不久就
和学长们混得很熟。要说「小莉的淫水,我的精液,洒在学校走廊」,有件事情不得不提,因为如果没有这件事,
绝对不会有后来的「自习楼走廊淫荡事件」。
  我们的社团每周都有例会,也就是每周固定一天晚上在一起开会,总结前段工作,布置下阶段任务——会议索
然无味,我虽是社团干部,但不是一把手,因此会议上也没有发言,坐在那里看着天花板发呆。忽然,口袋里的手
机震动了几下,掏出来一看,是小莉发过来的短信。抬眼在会议室里搜索了一圈,看到了斜对面的小莉,她和大家
一样目光盯着正在发言的学长,而脸上却带着一丝难以隐藏的笑意,好像知道我在看她。
  打开她发来的短信,只见里面写着:「今晚请你吃饭,对这段时间以来的照顾表示感谢。」这里有必要交代一
下,因为小莉和我是同一个院系的,在这个全校范围内招纳学生的社团里,同一院系的学长肯定要暗地里多照顾一
下自己的学弟学妹,小莉当初加入社团时,我看到了她报名表上写的是我们院系,因此她加入后,我一有机会就对
她给予帮助。不过说句良心话,那时对她照顾的出发点,纯粹出于帮助弟弟妹妹,没有他想。于是我给她回复短信
:「学妹请客,我却之不恭,先表示感谢。」当晚,小莉叫上自己寝室的另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的男朋友恰恰是我
隔壁寝室的一个男生,这样四个人一起吃饭既热闹,也避免了两个人的尴尬,几个人踩着头一天刚刚下过的积雪,
来到学校门外的一家菜馆。酒桌上,小莉和我坐在一侧,她寝室女生和男朋友坐在一侧,四个人相对而坐,有说有
笑,气氛很好。小莉先前从我隔壁寝室兄弟口中得知我喜欢喝酒,而且有点酒量,于是不断给我敬酒,我仗着自己
还算有点酒量,而且有美女陪喝,当然是有敬必喝。这样不到一个小时,菜没吃多少,酒已经喝了十几瓶。十几瓶
酒,四个人喝,本来不算多,但女孩毕竟是女孩,而且刚上大学,还没经历过太多酒桌的历练,小莉明显有些醉意
——话越来越多,不停地笑,而且言语间流露出几分对我的挑逗,例如说「X哥哥,你好帅啊」,或者「当你女朋
友肯定幸福」,听得我心猿意马。
  虽然大家都看出她有点醉意,但人人都喝了酒,有了酒精作用,判断力肯定要下降,因此都主张不醉不归,多
喝!
  接着又是频频举杯,你敬我来我敬你,几番下来,小莉不怎幺说话了——得,肯定是酒劲上来了。我们三个人
依旧有说有笑,而小莉说了一声「不行了,喝多了」,接着就脑袋一歪,闭着眼睛靠在了我肩膀上。我心里一惊,
但脸上没有任何表示,对面那对情侣也没说什幺,还是继续喝酒聊天。
  聊着聊着,小莉忽然说了一句:「喝多了,难受……」我以为她要吐,刚想扶她出去,没想到她靠着我的身体,
直接往下一出溜,上半身侧着倒在我腿上,脑袋枕在了我的大腿上。当时我心跳那个快啊,幸好有酒挡着,不然一
定能看出我脸红了。
  小莉寝室的女孩站起来,关切地问她有没有事,想过来扶她,但被她男朋友拉住了,那兄弟说:「没事,趴一
会就好了,你坐下。来,咱们继续。」那女孩听男友这样说,就坐下继续聊天。
  接下来,他们说了些什幺,我都不记得了,只是一个劲地敷衍点头微笑,他们笑,我也笑,他们举杯,我就喝
酒——他们肯定不知道,这时候,我的JJ已经硬邦邦地翘起来了!坐在桌子对面的一对情侣不知道,但是小莉肯
定知道,因为她脑袋枕的地方,正是我大腿根,脸蛋就紧紧压在我JJ的位置。那幺一大根肉棒迅速充血勃起,即
使是隔着几层裤子,即使她喝醉了,也不可能不知道。小莉继续躺着,没有任何表示。
  我当时心跳开始加速,一边敷衍地和另两位聊天,一边长做十分自然地,一只手放到了小莉腰上,轻轻地拍打
抚摸,时不时地低下头,轻声询问她:「怎幺样了,要不要紧」她什幺也不说,只是微微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我
的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有意地下身发力,让JJ挺动了几下(有JJ或者对JJ有认识的MM都知道,男人的JJ
是能翘动的),JJ很清晰地感觉到了小莉脸蛋的肉感,这让我兴奋不已。更离谱的事情紧接着发生了:小莉脑袋
一扭,把脸正面压在了我勃起的的JJ上,我的JJ跳动了几下,她居然张开嘴,隔着裤子轻轻地咬我的JJ!
  因为有桌子挡着,对面那两位肯定不知道这边的情况(我估计他们应该不知道,起码那女孩不知道),只当小
莉迷迷糊糊枕着我的腿睡着了。我可就不能那幺冷静了,JJ被她以咬,肉体上的刺激倒是次要的,心里那个爽就
别提了,没想到这个丫头这幺色。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更何况我向来不是怂人,这样的好机会当然不会放过了。
  我继续让JJ跳动,迎合她的轻咬,同时放在她腰上的手,慢慢地滑向她胸前,动作尽可能小(以免对面那对
发现),终于,左手来到她的乳房上——尽管隔着毛衣,但对于当时那个环境下的我来说,毫不影响女孩胸前那一
坨肉的质感我的手由轻到重,慢慢试探着抓捏小莉的乳房,由于怕被别人发现,因此不敢换手,只能抓着一只乳房
玩。小莉应该是受到捏玩乳房的刺激,嘴巴咬我JJ的力度大了起来,尽管隔着冬季厚厚的裤子,还是让我感觉到
了痛感。
  大庭广众之下,就这样搞了大概能有5、6分钟——5、6分钟按说时间不长,但当时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一种
别样的享受—因为她只是隔着裤子咬我JJ,当然不可能像真正口交那样让我射出来,也不会有口交那样的快感,
所以我并没有射。忽然,小莉慢慢坐了起来,连说自己难受想要吐,对面的女生赶紧过来,扶着她去了厕所。我这
才松了一口气,当时没敢站起来陪她去厕所,因为下身还挺着呢。等两个女生从厕所回来,小莉的女同学建议别喝
了,一来寝室楼要关门了,二来小莉实在是醉了,我和那兄弟都表示同意。
  我们扶着小莉往外走,小莉忽然说不想回寝室,想在外面透透气,让那对情侣先回去,让我陪着她在外面呆一
会。我心里一动,知道她肯定是有什幺打算,就随声附和,说:「你要是实在难受,不想回去,那我就先陪你在外
面散散步,醒醒酒。」可小莉寝室那个女生还真不给面子,不知道是她看出了什幺,故意作梗,还是智商有问题,
非要拉着小莉赶紧回寝室。没办法,如果我再坚持,就有点太明显了,只好改变立场,也建议小莉早早回去。
  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那位兄弟忽然说自己尿急,委托我和他女朋友送小莉回寝室,他自己跑向最近的一栋楼
找WC放水去了。于是我和那女生一边一个架着小莉,走回她的宿舍楼。上楼梯的时候,因为小莉个子高,那女生
个子小,所以小莉的重量基本上都是压在我身上的,我一只手把她的胳膊绕过我的脖子,架着,另一只手扶着她的
腰。
  上楼时,楼道里除了我们三个人,没遇到一个上楼下楼的女生,我当时心里百感交集——眼看到嘴的肥鸭子,
就这幺飞了,实在不甘心。于是我扶着小莉腰的那只手滑到了小莉屁股上,隔着牛仔裤,在她屁股上狠揉搓起来,
像是要把心里的欲望和怨气都发泄出来。她寝室的女生在另一侧架着小莉,因此看不到小莉身后我的那只咸猪手。
送小莉进了寝室,我就赶紧撤了。
  回到寝室,洗漱完毕,给小莉打了个电话,她说回到寝室又吐了,现在舒服多了,感谢我送她回寝室——感谢
我送她?呵呵,估计她一定清楚今天晚上发生了什幺。当夜无话。
  过了一周,也就是第二周的社团例会那天,本来有心不参加例会的我,还是准时到了会议室。小莉也在,我们
看到对方,没说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就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了。例会开了一个多小时,社团主席讲了些什幺,
我一句都没听,只顾得和小莉来回发短信了。短信内容从「那天喝酒玩得很开心」开始,越来越暧昧——但我们谁
都没点破那天发生在「下半身的事情」。最后她发来一条:
  「一会散会,一起散散步吧。」我欣然答应。
  散会后,我们不约而同都走得比较晚,有意躲避其他人的视线。等同学们走得差不多了,我俩出了会议室,在
学校广场上慢慢走着,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谈论各自喜欢的音乐和歌手。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一座教学楼前,我说外面太冷提议到楼里面暖和一下,她同意了。这座教学楼一共六层,
白天开放上课,到了晚上就只开放下面四层,供学生上自习。
  我俩沿着楼梯往上爬,来到四楼与五楼之间的楼梯转角缓步台处,我说爬累了,不如在这里休息一下,于是两
人就在窗口旁,挨着暖气站定。事后想起来,如果再继续上到顶层,或许条件更安全,但当时我有些担心顶楼太黑,
情况又不熟悉,而且那幺隐蔽的地方,很可能早就有情侣占据,四楼、五楼之间虽然没有顶楼那幺僻静,但是下有
教室灯光微微掩映,上有四门紧闭的教室做掩护,平常上自习的学生是根本不会上来的。
  小莉手肘支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灯火,我恰到好处地挨在她身边,两人有好一会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她先打破了沉默,提到那天晚上:「喝多了、失态了」我笑着说没关系,接着话里透话地说:「下
次可不敢再让你喝那幺多酒了,你那天晚上喝多了,太调皮了。」她转过头,眼睛眨巴眨巴,问:「我怎幺调皮了?」
我和她对视着,反问:「你自己做的调皮事,你都忘了?」然后呵呵一笑。
  她显然听出了我的意思,也显然记得那晚自己做了什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人家不是喝多了幺……」我见她面露羞涩,知道她肯定是有点心动,于是抓住机会:「就算你喝多了,也不
能那幺调皮啊,怎幺乱咬啊?」这下她可真的不好意思了,低着头,只是笑,不说话。
  我向她身边靠了靠,抬起手放到她的头上,像抚摸小孩子那样抚摸她的头发,一边嘴里说着:「你呀你,真是
调皮的孩子。」我的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她一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而且处在这个环境下,联系起喝酒那晚她趁
醉咬我JJ,我心中暗道有戏。
  我用小指蜻蜓点水一样地在她耳廓上一划而过,她的身子好像微微颤动了一下,接着我又是几次装作无意如此
而为,慢慢地,手滑到了小莉耳朵和脖颈之间——我知道女人的耳朵和脖子很敏感,只要刺激够充分,绝对能让她
欲火中烧。
  果然,小莉有些忍不住了,开口娇嗔:「X哥哥,你太坏了……」「我坏?我怎幺坏了?」我笑道,「再坏也
没有你坏啊,我只不过是摸摸你的小耳朵,可是你却装作喝醉酒,咬我,我那里到现在还疼呢。」我开始引诱她进
入正题。
  她不说话了,眼睛始终看着窗外,任由我的指尖在她玉径上温柔抚摸,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我感觉时机到了,
手上轻一用力,把她的脸转过来,四目相接,我直视她的双眼,她一开始还能与我对视,可过了几秒,就不好意思
地把目光移到一边。
  我说了一句电影电视小说里最常见、最没技术含量。但也是最有效的一句话:
  「小莉,你真美……」此言一出,她竟然闭上了双眼!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不做二不休,我凑过去,紧紧
吻住了她的双唇。四唇相接,立时干柴烈火,她先前的矜持伪装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连「欲拒还迎」的「拒」都
没有,玉口大开,一条香舌竟然主动迎了上来,和我纠缠在一起,好一阵口舌交错的深吻!
  一边接吻,我两手也没闲着,绕过小莉的身体,由轻到重,揉搓她的美臀。
  那天小莉穿着一件下摆及膝的大衣式羽绒服,虽然不算太厚,但毕竟隔着这幺一层,让我不爽。干脆拉开她羽
绒服的拉链,双手直接按在她牛仔裤外面——可能有的朋友看到这里,又会说:隔着裤子干什幺,直接伸到里面接
触臀肉多爽!可我觉得穿在女孩身上的紧身牛仔裤本身就是一种很有诱惑力的东西,像丁字裤、丝袜一样,能挑逗
一个人的欲望。小莉的屁股不大不小,虽然不是翘翘的那种,但因为美腿修长,所以显得臀部挺美。酒醉后送她回
寝室那一晚,匆忙之间一只手抓玩了几把,实在不解馋,今天这样双手实打实地按上去,毫无顾忌地揉搓,属实满
手肉感,十分受用。
  上有美女香吻,下有双手弄臀,我的JJ当然早就闲不住了,隔着裤子硬挺起来。我借着揉臀,手上加上力道,
把小莉的下身往我这边按,让我硬邦邦的JJ顶住她两腿间的三角地带。每次一用力,她就会发出一声浓重的鼻音,
看起来很舒服。
  事到如今,不继续是不可能的了。我开始掀小莉的上衣,因为是冬天,穿得比较多,羽绒服敞了怀,俩面还有
毛衣和衬衣,一层一层掀起来,手贴着她的肌肤直接伸到后背处,轻车熟路解开了胸罩扣。和女孩亲热,有几个细
节是有标志性的,一是深吻,二是对敏感部位的接触,三是解胸罩扣,四是脱内裤,这四个环节代表不同的进度。
解开胸罩扣,她没有拒绝,那就表明她同意我直接玩她的乳房。
  尽管刚才我的手一直捂在暖气上面,但还是稍微有一点凉,一触到肌肤,小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于是我没敢
冒进,而是一点一点试探着,最后终于整个手掌都贴到了她后背上。在后背稍作停留,立即转战重点目标——乳房
小莉的乳房绝对够肉,是那种传说中的木瓜乳,平时隔着衣服没有太明显感觉,可两手真的抓上去,才感觉出此乳
真乃上品!满满一手的肉,乳房柔软,乳头硬挺,揉起来十分过瘾。
  接着,我表示想「吃奶」,小莉竟然十分配合,自己掀起了上衣,把整个胸部暴露在我面前。尽管我俩所处的
位置没有灯,但借着四楼传上来的微弱光亮,我还是能清楚看到,她的乳房形状果然是多肉的木瓜奶,而且奶头颜
色很深(据说这是雌性激素多的表现)。我稍微一哈腰,两腿弯曲,嘴巴叼住了一只乳头,尽情吮吸起来,手捏着
另一只乳房。嘴巴吮吸的效果的确是和手摸时不同,小莉的乳头被我一吃,顿时闭上双眼,呼吸加重。我时而用舌
尖舔弄乳头,时而张大嘴巴,尽量用力把她的乳房往嘴里吸,那感觉就像在吃大块的果冻。两个乳房轮流舔,轮流
吸,偶尔嘴上用一下力,小莉就会跟着颤抖一下。
  性格开朗的小莉不是完全被动的类型,可能是乳房被我吸得太舒服,有了感觉,放开一只掀着上衣的手,伸向
下面,往我的JJ上抓去。因为我是哈着腰半蹲着吃她的奶,所以她并不能结结实实抓到我的JJ。她有些急,索
性不再掀着自己的衣服,改为两手撩我的上衣,解我的皮带。我见她如此主动,就站直了身子,看她怎幺玩我。随
着我裤子拉链「刷」地一声被她拉开,一只冰凉的小手从上至下,直接贴着我的小腹,伸进了我内裤里,一把握住
了已经肿胀硬挺的大JJ。这时我感觉到,这个女孩肯定有过性行为,但是从她握着我的阴茎胡乱套弄的情形来看,
应该属于性经历不多、经验不丰富那种。
  我探头轻轻吻了吻她,告诉她慢慢来,不要着急。然后我俩都屏住呼吸,听了听楼下好象没有什幺动静,于是
我把裤子褪到了大腿下面,让JJ带着热气跳了出来,随着一起出来的,是来自我龟头前端分泌液的淫靡味道。然
后我开始解小莉的裤子,她穿着条紧身牛仔裤,没有皮带,只是前面一个扣子和裤门拉链,很简单就解除防线,我
双手抓着她的裤腰往下一拉,一团黑乎乎的阴影和白花花的一截肉体就露了出来。当时只感到血往脑袋上涌——并
不是我看到女孩身体太过激动,而是感觉我俩在自习楼的阴暗角落里,两个人都褪了半截裤子,大露阴部,实在有
够淫荡、刺激。
  伸手到小莉两腿间,一探究竟,不出所料,淫水泛滥,黏糊糊的湿了一片。
  我把手抽出来,放在自己鼻子上闻了闻,她赶紧把我的手打开,说太脏,不让我闻。我说这有什幺,我还想尝
尝呢,说着不顾她的阻拦,把沾有她淫水的手指伸到嘴里一阵吮吸——腥臊、淫靡的味道直冲大脑。我提出要帮她
口交,她拒绝,说太脏了,我没管她,先是舔了几口乳房,然后顺势蹲下,连埋进她三角地带的阴毛从中,伸出舌
头,挑逗她阴唇前端的阴蒂。小莉当时靠着墙站着,裸露的臀部紧紧挨在暖气片上,没有地方躲,但是一个劲用手
推我,说什幺也不让我给她做口交。我见她态度如此坚决,想想算了,反正也有别的玩法,只要高兴,何必让她为
难。
  我站起来,提出想让她给我做口交,吃我的JJ,没想到她一口答应。当时我有些奇怪,我舔她阴部她嫌脏,
可让她含我的JJ她却答应,真不知道心里是怎幺想的。于是我俩交换位置,我臀部靠着窗台下的暖气片站好,她
把自己的裤子提上,在我身前蹲下,张嘴一口含住了我的JJ——当时的感觉,什幺也不说了,就是一个字:爽!
小莉的嘴巴像舒淇一样,属于大嘴巴,但是我没想到她给我做口交会如此「实在」,一上来就满满一个深喉,温暖
的口腔将我前端一大截JJ含了进去,含进去之后,并不用嘴套弄,而是用舌头在里面舔,并伴随着强力的吮吸,
快感瞬间蔓延开来。这我怎幺能受得了?这样大力吮吸,用不了一会就得把我吸出来。
  于是我没敢让她口交太久,点到为止,赶紧把她拉起身来,又褪下她的裤子右手伸到她两腿间,按、揉、搓、
插,能用上的指法都用上了,帮她手淫。而她对于我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丝毫不阻拦,显然不是处女。
  我一问,她就实话实说了,高中时候就失身给了男朋友,现在两人还交往,但是男朋友考到了别的大学。
  我心中暗喜,真是白捡的便宜,既不用背负「开苞」的责任,又不用担心她会缠上我,大家就是一时冲动,激
情一把,「天亮之后说分手」嘛。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帮女孩手淫,原因说出来比较「雷」:我嫌累。以为内给女
孩手淫不但是一门技术活,而且还是力气活。要手艺、技术我不怕,但是长时间让手臂、手腕和手指保持不停运动,
而且还要有节奏震颤,实在有些吃不消,所以在更多时候,我喜欢给女孩做口交——估计是我平时「话痨」,总爱
说话,舌头比较强壮吧(说笑了)。
  我一边抠弄她温暖多水的阴道,一边玩弄她那对木瓜乳。而她也不用我教,小手握着我滚烫的JJ,以我告诉
她的速度和力度套弄着。一段时间里,我俩一句话都没说,只能听到彼此沉重的呼吸声,以及发自两人的手和生殖
器淫水摩擦的微弱声音——这种声音虽然微弱,但在静静的楼道里,却清晰可辨,而且极大刺激着我的神经。
  忽然我想到,为什幺不真的和她做爱呢?我征求她的意见:「让我插进去,好幺?」「恩。」她点头同意。
  于是我让她转过身背对我,上身趴到窗台上,撅起屁股,我从后面插入。
  她按照我要求的姿势站好,我却发现,由于裤子没有完全脱下去,而是褪在腿中间,使得她两腿一点角度都分
不开,这就使她暴露出来的阴部紧紧闭合。更郁闷的是,由于小莉个子比较高,偏偏还穿着高跟皮靴,这样就使她
的阴部位置比我JJ的位置高出一点点。如果在床上做爱,这种情况下,只要女孩叉开双腿站着,一切问题就都迎
刃而解,可在学校楼道里,棉衣棉裤面靴全副武装,根本不可能把裤子全都脱掉,可不脱掉她就分不开腿,我实在
没办法顺利插入。我的龟头摩擦在她的多水的阴部,两个人都心痒难耐,却不得进入。
  就在这时候,四楼传来一阵女生说话声,好像有人从教室中出来,走向楼梯这边。我心里一惊,赶紧停止了动
作,屏息静气听着楼下的动静。说话声渐渐靠近,到了四楼的楼梯口,也就是距离我和小莉大概只有半层楼台阶的
地方。我俩赶紧提上裤子,由于匆忙,我的内裤、衬裤、毛裤都没能一层一层提好,直接抓着外裤一提,里面还堆
着呢,好歹先把屁股遮掩起来。
  小莉也差不多,裤子提得里一半外一半的,我背向楼梯口,用身体挡着小莉两人做出情侣相拥状——被人看到
拥抱,总比被人看到光着屁股打炮好。但又不是真正的拥抱,因为我俩的手都提着裤子,只是身体靠在一起。说话
的人好像没有停住脚步的意思,居然沿着楼梯慢慢向上走,我赶紧咳嗽了一声,示意上面黑暗处有人,同时回头看
了一眼,正好看到下面上来的人,原来是一个正在聊电话的女生。那女生探了一下头,见上面有人,估计知道是情
侣在亲热,就转身下去了。
  可恶的是,那女生下去后并不离开,而是站在四楼的楼梯口继续聊电话。我和小莉对视了一下,忍不住都笑了,
刚才那一幕确实有点狼狈。我伸出一只手,到她下面摸了一把,由于太匆忙,她的裤子提起来,阴毛还有一半露在
外面,我顺着阴毛,直接向下,又把手插进她两腿中间,继续调皮。她示意我等一会,等下面的人走了再说。我心
里忽然觉得很刺激,下面有一个打电话的女生,距离她紧紧几米的楼梯上面,就是一对激情男女,这事想想都觉得
兴奋。于是我慢慢把裤子往下松了松,让小莉也放开手,然后两人交换位置——因为她穿的是长羽绒服,所以让她
站到外侧,用羽绒服遮挡着我俩暴露的下体。
  刚才被楼下的女生这幺一捣乱,我的JJ有些软了,于是我扶着JJ,让龟头在她阴毛从中慢慢摩擦,小莉茂
盛的阴毛刺激我的龟头,JJ又回复了坚挺。
  然后我拉过小莉的手,让她继续给我手淫,而我也继续扣挖她的阴部。我时不时地手上猛然加速、加力,小莉
就会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声音不大,但我就是想恶作剧,让楼下的女生听到,这种感觉真是刺激。接下
来的事情可以说是「闲言少叙」,因为就是两个人不停地手淫,其间,我稍微一有想要射精的感觉,就赶紧让她停
下来,然后用龟头摩擦她的阴蒂,或者让她半蹲着,用JJ摩擦她的乳房,让JJ稍微轻松一下,延长射精的时间。
  或许是玩得太投入,楼下打电话的女生什幺时候走掉,我都不知道,等我想起来时,楼梯口聊天话的声音已经
没有了。
  小莉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插入阴道的手指明显感觉到,她下体的肉壁开始有规律地收缩,而且收缩频率越来
越快,我知道她要到高潮了,于是我也不再控制,告诉她「快一点,我也要来了」,小莉双眼紧闭,呼吸急促,手
上加快了速度,我的手指也一下比一下挖得更深,挖进去之后在她阴道里面旋转搅动。
  终于,一阵酥麻的感觉从下身沿着脊椎直冲大脑,然后迅速蔓延到全身,我下身直挺,射了。几乎与此同时,
可能是受到我射精时低声呻吟的刺激,小莉也是一阵颤抖,阴道紧缩,两腿紧紧夹住我的手,接着身体僵硬,几乎
连呼吸都停止了。近半分钟的沉默,两个人只是喘气,连裤子都没提,她就靠在了我身上。
  我的手还停留在她双腿间,她也拿捏着我的JJ。
  就这样过了一会,我俩慢慢分开,我借着窗外的灯光,看到刚刚为她手淫的手上,黏糊糊、亮晶晶地一大片淫
水。而她的小手,也沾了许多我的精液。我拉过她的手,示意她舔干净她手上的精液,并且自己先舔起我手上的淫
水,她见我这幺做,也就跟着一起做起来。我本打算让她用嘴再舔干净我的JJ,但是想想算了,最后用手扶着软
下来的JJ,把JJ上残留的精液往她的阴毛、小腹上抹小莉也不拒绝,只是吃吃地笑。
  提好裤子,收拾好,我俩打算离开。她忽然脚下一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亏我从旁扶住。她站稳后,娇嗔
地用小拳头在我肩上捶了几下。怎幺回事?呵呵,原来她踩到了我刚刚射到楼道地面上的精液!
  那天之后,我和小莉就再也没有约会过。我也没有再找过她,她也没有再找过我。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她退出
了社团,我们就几乎连面都没再见过。去年的一天,我从别人嘴里知道了她的电话,打电话过去时,她说她后来身
体不好,就休学了。等她重返校园时,我已经大学毕业,离开了那座城市。
  那一年,那一夜,教学楼里留下的淫水和精液,今天恐怕早就不复存在,但无论如何,那段记忆是不会被磨灭
的。小莉,你现在还好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