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妻交换  »  【淫村母女花】



              【淫村母女花】


             淫村母女花

  十岁的曼儿父亲早亡,母亲也久病在床,生活极度困苦,在这剩一堆老人的小村子,母女二人只种几亩地来维生,却也不足餬口,亲属间亦已借无可借!连地主吴老爷来收租时,也没钱可交!但凡这时候其母都会叫曼儿先出去一会,待她和吴老爷谈。过了好一会吴老爷才会有点气嘘嘘的走出她们的小木屋,而地租也可延迟缴交。曼儿不禁心里奇怪,母亲到底用了什麽方法说服吴老爷,而吴老爷每次离开也像是力困筋乏似的!

  所以这次当吴老爷再来时,她妈妈又支开她的时侯,曼儿便静静地走到屋后的一扇小窗外往内张望!此刻她竟看见母亲下身赤条条的坐在房中的那张旧木桌上,上身穿着的一件发黄的白背心,已给捲起露出两只浑圆雪白的大乳房,她身前站着那个年近七十,肥胖如猪,丑陋猥琐的秃头吴老爷,他上身穿着一件衬衣,下身也是光脱脱的,正勐力的住她妈妈腿间挺撞!曼儿妈妈已年过四十,样子普通,不算漂亮,但也不丑,长期生病所以脸色有点苍白,而且娇躯瘦瘦削削的,一副弱不禁风的可怜模样,可是却又丰乳肥臀,惹火身裁,常被村中的那些糟老头、老色鬼吃尽豆腐!

  吴老爷一手抓住她妈妈的大屁股,一手乱揉着肥奶,正在全力的冲刺!他看着曼儿妈妈,哼了一声道:(曼儿的娘呀!你到底什麽才有钱还我,你知道你有多久没交过租吗?要是人人都像你那样,我可要吃西北风啦!)

  此刻她母亲双腿不住颤抖,两手按在吴老爷的胸膛,楚楚可怜的瞧着身前这狠干着自己的糟老头!震声道:(啊……啊……对、对不起啊!吴、吴老爷、喔喔……喔……请您、请您再宽限多一段时期吧!啊…喔……喔……很快、很快,我就有钱还给您了!啊……啊……啊……请您、请您再等一下吧!)

  吴老爷一双大手把曼儿妈妈搂得紧紧,让她贴在身上,他嘿嘿叫道:(这些话你说了多少次啦!很快、很快,哪、到、底、是、什、麽、时、候、呀!)
  吴老爷说到未,一字一顿的重重撞入她妈妈蜜穴里最深处!她本已抱病在身,那受得住这般狠抽勐插!弄得她面容扭曲,玉手抵住吴老爷的胖腰,嘶声惨呼道:(噢……不、不成啊!呀……呀……吴、吴老爷、吴老爷,求您老轻一点吧!啊啊……求、求求您、饶了我吧!啊……啊……啊……太深、您老插得太深啦!喔喔……喔……喔……饶、饶命啊!啊……啊……吴老爷、吴老爷求您老饶了我吧!)

  曼儿看着她母亲说尽了求饶话,可是那老头毫不理采,依旧力贯千均的勇勐抽送!可怜的瑛姑只好摇摆着纤腰、扭动着肥臀尽量迎合他!事实吴老爷也年纪老迈,这般的剧烈运动,叫他有点吃不消,他这时一下一下的全根挺入,大叫道:(呀!操你妈的!老子不行了!射、射死你这贱妇!)


  说着,便抓紧她妈妈美白的双腿,不住的抖动起来!曼儿的妈被他深深的插入了子宫,像是开水喉般灌入浓浓的热浆!她娇躯绷紧,语带哭音的叫道:(啊啊……烫、烫死我了!啊…………啊…………啊…………吴、吴老爷、您的精太烫了!喔………喔………喔………喔………喔………满、满了、满了,吴、吴老爷、子宫、子宫已经让您老灌满了!啊……啊……装、装不下、装不下啦!喔…喔………喔………别再喷了!吴老爷、求您老别再喷了!呀…………呀…………呀…………要、涨、破、啦!)

  曼儿看见她母亲忽然一阵哆嗦,娇躯便激烈的抽搐起来!她知道母亲高潮了!吴老爷也射完了,呼哧呼哧的压着躺在桌上的她妈妈身上休息。过了良久,吴老爷才站起身来穿上裤子,她也撑着桌子坐了起来,看见腿间正汨汨的流着白桨,便随手拿一条破布抹着,吴老爷穿好衣服,大手抓住一只肥乳搓揉着道:(曼儿的娘呀!这次我就再宽限些时候,但你也多少还我一点啊!老爷我可不是开善堂啊!)

  她妈妈任他捏着奶,还低头哈腰道:(是的、是的!多谢您啊!吴老爷,您老好人定有福报!)

  吴老爷用力一抓,哼道:(这个当然了!谁还有人像我这麽好心,钱收不到,还每次都劳心劳力的肏你这没男人的贱妇!)


  她妈妈给他说得一阵难过,却又不敢出言顶撞,只好低下头,轻声:(是的、谢谢您!吴老爷、您对我、我家这麽好,真的、真的感激不尽!)

  吴老爷点了点头道:(你知道就好!浪货、老爷我走啦!)

  她母亲立时恭敬的道:(吴老爷、辛苦您了!您老走好!路上小心!)
  曼儿还听见吴老爷踏出门时摇头道:(他妈的!要是家家户户都像你那样,老子可命都没了!操!)

  她母亲待吴老爷走后,也整理好衣服,蹒跚的走到床去,倦极而睡。曼儿这时浑身火烫、心如鹿撞!见其母已睡熟,便俏俏的快步走到村市集去找她的情人!曼儿走到街角偷偷的望着市集中的一间小杂货铺子,那杂货铺子外有一年已六旬相貌奇丑、乾瘦如柴的猥琐老头在叫卖,他一转头正好看见曼儿目光春情荡漾的瞧着他,老头一怔,便转身走进铺内,跟一名胖老妇说了几句,就急步走到街上,转入旁边的一道横巷里去,曼儿脸颊绯红,嘻的笑了一声,跟着也走进了那暗卷!
  虽令人难以相信,但在这市集开了家小杂货铺的糟烂老头祥伯,正是清纯烂漫、天真可爱的曼儿的情人,暗地里的男友!因为曼儿家徒四壁,常在祥伯那里赊帐,而他却从不追债,还对曼儿嘘寒问暖、细心照顾,也许是她早年丧父,这小村亦几乎全是老人,久而久之竟对这比亡父年纪还大的老翁心生好感,更多加亲近。祥伯也看出些苗头,但却不大相信这全村最年轻、最漂亮的,还有着比她母亲更肥大、又坚挺的豪乳,和高翘浑圆的屁股的少女会看上他。却在祥伯多番试探下,他多次瞒着那胖妇老妻,偷会曼儿,最终还在田间草丛中把她给开了苞!自此曼儿便常与祥伯私通,他也常带着曼儿在山涧田野间打野炮!


  再说这时曼儿跟着祥伯走进暗巷内一间阴暗的废屋,曼儿一进去,便见得祥伯二话不说脱下裤子,掏出已是硬邦邦的粗黑阳具,坐在一张破椅上,再牵扯曼儿小手把她拉了过去。曼儿红着脸,媚目瞪他一下,便跪倒地上,握住那黑墨墨的阴茎,小咀一张把龟头深深的含着!祥伯舒适的吐了口气,看着曼儿大口的吸吮龟头,舔舐阴茎,像是美食一般吃得津津有味!曼儿发现祥伯正看着她,便羞怯的低下头去,却又顽皮的银牙轻咬他的龟头,祥伯哎哟叫了一声,接着呵呵大笑!

  曼儿不住地埋头苦干,整根阳具都给她舔舐得湿淰淰、光亮亮的满是口水!她忽然吐出含着的龟头,抬头堵住小咀瞧着祥伯道:(祥哥哥,你还不出来呀!曼儿咀好酸啊!)祥伯看她十分天真可爱的撒娇模样,便笑着把她拉起身来,在她香唇上亲了一下,道:(好啦、好啦!不用舔了!乖曼儿,来让祥哥肏吧!告欣祥哥,好曼儿湿了没有呀?)

  曼儿俏脸赤红,小手伸入裤裆摸了一下,羞赧的道:(湿、湿了,祥哥哥、曼儿已经湿了!)祥伯笑口吟吟的一把拉下她的长裤,再脱掉那旧黄的小内裤,果然曼儿毛茸茸的蜜穴已湿得滴下水了!祥伯低头吻了一下她的湿穴,啧啧声道:(可怜、可怜!乖曼儿已经湿成这样了!来,快坐上来!让祥哥好好的肏肏!)
  曼儿脸红耳赤的一手握住粗长阳具,一手扶着祥伯的肩膀,缓缓地坐在他双腿上,曼儿握住又硬又热的阴茎慢慢的往蜜穴里塞,直至整根大肉棒都完全充塞进她紧窄的嫩穴里,曼儿双手环抱着祥伯的颈项,脸贴脸的在他耳边低吟着!
  祥伯抓住曼儿的大屁股,缓缓的不停抽送,他亲吻着曼儿的脸颊道:(乖曼儿,这样子可舒服了吧?唔、满不满意呀?)

  曼儿轻点着头,嗯声道:(啊……啊……舒服、曼儿好舒服啊!祥哥哥的大阳具好棒!唔………唔………唔………塞得曼儿满满的,舒服、舒服极了!噢…)
  祥伯笑呵呵的道:(乖曼儿舒服就好,祥哥好高兴呢!好曼儿,祥哥想吃吃你的奶!祥哥好想念你的大奶子啊!)

  说着他便解开曼儿的衬衣,脱下她的胸罩,卜的一声,两颗白里透红、硕大圆鼓的乳房,就在祥伯眼前晃动起来!他吸了口气,便大口的含住那粉红色的乳头勐力的吸吮!曼儿被他上吸下肏,刺激得倒抽了口气,抱着他正如饿婴般吃奶的头颅,小咀圆张高呼呻吟!

  就是这样一老一少的男女,在这废屋中亲热的做着爱!祥伯的动作越快越勐,曼儿不住娇呼高叫,她娇躯收缩紧绷着,语带哭声叫道:(祥哥、祥哥哥!好深、你插得好深啊!噢………………噢………………太勐了!呜……………………呜曼儿、曼儿、不行啦!啊…啊……啊………啊…………洩了、曼儿要洩了!呜…)
  曼儿一双玉腿急促地抽搐,嫩穴紧缩的夹住祥伯的阴茎,一阵温热的淫液如水箭般洒在祥伯龟头上!他咬着牙根,低吼一声,死命的挺入花心,对准了曼儿子宫喷泉似的灌进浓浓的精桨!良久后,二人仍是气喘如牛,汗如雨下的紧贴在一起!祥伯在那颤抖着的香唇上亲吻,肥舌强硬的塞入曼儿的小咀里!虽然他口气恶臭非常,但曼儿此时已毫不在意的如情人般回吻着,这个令她异常满足的老男人!两人甜蜜亲热好一会,才穿好衣服,依依不捨的分手离开!

  过了两天,曼儿又找了个藉口,去和祥伯幽会!巫山云雨、鬼溷了半天后,曼儿才回来,她不见妈妈在田地上干活,心想大概回了家休息吧!便走回家去,但当她一踏进家门,吓然发现一个肥胖的中年大叔,正把她妈妈压在那破木床上,扛起一双玉腿,深深的肏她母亲的穴!曼儿不知所措的站定看着这陌生的胖大叔,和被肏得高呼乱叫的母亲!

  这时床上的二人也发现了她,两人都怔了一怔,但胖大叔仍是狠狠的抽插着!曼儿妈妈小咀开开合合,却说不出话来,只是颤声的呻吟,唯有目光满是哀求的瞧着这满头大汗、重抽勐插着她的胖男人!但他像是毫无知觉的,一点也不放鬆!曼儿母亲无可奈何只好羞红着脸,别过头去!

  曼儿心想大概又是那欠了钱的债主吧!便转身叫道:(妈、妈妈,曼儿去做饭!)这时那胖大叔却也叫道:(好吧,你先去做饭吧!小姑娘!让老子再肏多你娘一会!)曼儿心慌意乱的做好饭,端进房去。看见她母亲竟仍被那胖大叔肏着!但两人已转了体位,曼儿妈妈跪趴在床上,肥臀高高翘起,胖大叔压在她身上,前胸贴着她母亲玉背,肉腾腾的屁股不住的从后挺撞着她,曼儿心跳剧烈,她和祥伯也试过这种狗交配式!知道这样能插入到最深处的,果然她妈妈被肏得死去活来,双手在床上乱抓!

  曼儿放好了三人的饭菜,叫道:(这、这位大叔,请你停一停吧!让我妈妈吃完饭,你、你再肏吧!大叔、你也饿了吧!)

  胖大叔想了想,点了点头,便放开了她母亲。曼儿走过去替软塌的床上的妈妈穿上一件背心,套上一条短裤,扶着她坐长凳上吃饭。那胖大叔仍躺在床上气嘘嘘休息,曼儿便俏俏的问她妈妈那是谁?但她母亲竟摇头说不知道!曼儿呆住了,惊问道:(什麽?原来你不认识他的!那、那为什麽妈你会给他肏的?)
  曼儿妈妈脸庞红彤彤的,低声道:(妈妈今天在田里干活,他走来问路,告欣了他之后,妈妈便回家去喝口茶,但他忽然跟着走了进来!话也不说的便、便脱掉我上衣,抓、抓住我的奶吃起来!妈妈莫名其妙的,还来不及反应,他、他已脱下我裤子,把妈妈抛在床上,肏、肏起来了!)

  曼儿奇道:(妈你怎麽由得他肏!你没挣扎吗?)她母亲懊恼的嗔道:(你、你这女儿!怎会没挣扎!你当你妈妈是任人肏穴的淫妇吗!只是、只是他好勐,妈、妈妈给他弄得昏头转向,你、你又不快回来!这坏人已经肏了你妈快一小时啦!)

  在母女俩说着话间,那胖大叔已下了床,穿上他的长裤,光着上身,笑嘻嘻的走过来,坐在曼儿母亲旁边吃起饭来!母女俩也不懂反应,只好低下头去吃饭。那胖大叔狼吞虎嚥,匆匆的胡乱吃完,便不由分说抱起了曼儿母亲!她娇呼了一声,满口饭菜还来不及吞下,便被抱到床上,给那胖男人掀衣脱裤!她妈妈含着饭菜,咕噜的道:(啊、这、这位大哥,你、你等一下嘛!我、我还没吃完啊!噢…………慢、慢慢来啊!你、你的家伙太大了!噢…………噢…………别、别急啊!啊……………啊……………啊……………)那胖大叔又再狠肏着曼儿妈妈,曼儿急忙收拾好碗筷便走出屋外,在外面也听见胖大叔的吼叫声,和她妈妈的娇喘呼叫声!

  曼儿洗好了碗筷,正不知该不该进去之际,那胖大叔竟把她母亲抱了出来!两人都是赤条条的,她妈妈抱紧胖大叔的头颈,双腿牢牢的勾着他的胖腰!胖大叔的大肉棒仍插在她妈妈的穴里,边走边干着!每走一步,阳具便深深的撞入了花心,弄的淫水四溅,洒得地上湿了一大片,曼儿母亲已经给肏得目眩失神、迷煳的半翻白眼!

  胖大叔看见屋外的曼儿,便笑着道:(我想和你娘出去打个野炮!你先睡吧!我肏完了你娘,便会带她回来!)曼儿见她母亲小咀胡乱呻吟叫喊,眼神已茫然若失、昏头昏脑的了!胖大叔笑了笑,就亲着她妈妈的脸颊,抱她到田野间去了!曼儿看着胖大叔把她母亲放在她家的田地上,便压了下去,死命的勐力抽送!曼儿妈妈这时给插干得回过神来了,她环望一眼,呆愣了一阵,才知道给抱了出来,在自家的田地上,被这陌生的胖男人肏穴操插!

  她喘了几口大气,苦苦相求的道:(胖大哥、胖大哥,求求你!啊…………啊…………………啊…………………别、别在这里肏我!呵…………………呵…呵…………………呵…………………呵…………………会、会给人家看、看见的!啊…………………啊…………………胖大哥、你、你要和、和我打野炮、也要、也要去远一点的地方、地方嘛!呵…………………呵…………………呵…………不要、不要啊!啊………………………啊…………………………)

  那胖大叔充耳不闻,还干的越发起劲!曼儿母亲没奈何,又吃不消,只好两手乱抓他的肥背,娇躯不住的抖抖簌簌!曼儿也无计可施,转身步入屋内。不知过了多久,睡在床上的曼儿才听见了脚步声,她藉着月光看见胖大叔一手搂住她妈妈的纤腰,一手托着她的大奶,半拖半拉的把她母亲扶了回来!曼儿见她妈妈已是晕头转向的,慢慢的蹒跚而行,依稀间似乎阴穴还在滴着白浆!胖大叔把她妈妈扶到床上,让她躺着,自已却睡在旁边,像是她的丈夫!

  翌日一早,曼儿醒来看见她妈妈和胖大叔仍在熟睡,便自顾自的吃过早饭,下田干活。正午时分,曼儿回家休息吃中饭,发现胖大叔又再抓住她妈妈在床上肏穴了!胖大叔看着曼儿笑道:(最后一顿了!在你娘的穴里洩了精,老子就走!)曼儿妈妈经已力尽筋疲,软摊在床上任他肏插!好不容易,胖大叔总于在曼儿母亲子宫里灌入最后一泡热精!胖大叔呼哧呼哧的喘息了一会,便穿上衣服,在曼儿妈妈脸庞、香唇上亲吻了一会,叫声再见便走了!

  这时,曼儿饭已做好,也都吃完了。她走过去,拍拍躺在床上的妈妈,问道:(妈,你问了他是谁吗?)她妈妈像是忽然醒觉了,羞赧难当的摇头道:(妈、忘了!不过,他、他说,他会再来的!)曼儿笑吟吟的道:(哎呀!他再来干嘛?又再来肏妈妈你的穴呀!)她母亲又羞又恼,拍打着曼儿道:(你、你这坏女儿!还在取笑你妈!你呀,看着妈给他肏得死来活去都不来帮忙!还让他把妈抱出去打野炮!给人家看见了怎麽办?妈都不用做人啦!你就只顾吃,妈昨晚都给他肏昏了好几次!他还把精液射在你妈的脸上、咀里、奶子和屁股上,弄得妈妈全身黏煳煳的,难受死了!真是走霉运,无源无故的给人肏了一天一夜!)曼儿果然嗅到她母亲身上一阵浓冽的精味儿,连头髮都结成白花花的一团!看着她妈妈气呼呼的,曼儿便觉好笑,她噗哧的道:(妈,你这趟可给肏惨了吧!你知道自已奶子又肥又大,就别穿着那些满是破洞的衣服下田!你也不知道,李三叔、赵大叔、福伯和老朱他们常走过来跟你搭讪,就是想看你的大奶呀!那些老色鬼老是看着你的肥奶在吞口水!上个月你在田里昏倒的时候,那几个老不修争着扶你回家,好久都没见他们出来,我便走回来,就看见那几个老色鬼在抢着吃你的奶!他们看到我还不?z我,继续抓住你两颗肥乳,大口大口的又吮又舔!还不是我又推又拉的赶走他们!妈你小心点吧,是男人的看见你这样子,都想肏你啦!)她妈妈娇羞不已,嗔骂道:(讨、讨厌!你、你怎麽不早说!怪不得他们几个看着妈的时候,总是吃吃笑的!哇、原来他们都吃过我的奶呀!)曼儿母亲转过身,用被蒙住了头!曼儿摇了摇头,便又下田去了。


  隔了几天的一个中午,曼儿和她妈妈正在家吃午饭。忽然有人在外拍门,母女俩开了门,竟是曼儿的表姊小梅,她衣衫不整的在哭哭啼啼,曼儿和她母亲忙扶她进来,还发现小梅一拐一拐的!小梅今年廿三岁,已有了夫家,还刚生了个娃,她长得比曼儿更娇小玲珑!曼儿母亲拿了盘水过来,替她脱下衬衫时,竟发现小梅两颗比她母女俩还硕大的乳房上,全是大大小小牙齿印子!脱掉裤子时,腿间还在流着白浆!

  此刻小梅才哭着说,她今天天刚亮的时候,便来探望她母女俩。但就走在附近的,一阵尿急,小梅忍不住便走下田里蹲下撒尿!她刚撒完,突然有名白髮老翁跑了过来,对她破口大骂!小梅也知不对,只好不住赔礼。那老翁骂了一阵,四处张望,见无人影,竟扑倒小梅,拉下她裤子,就在田地里把她肏了!可怜小梅好不容易给他肏了个饱,在她子宫里喷了精,老翁便倒了地上喘气!小梅急忙穿好衣服,正想离开,走不了几步,就给老翁一把抱住,又拖又拉的把她带回家,关上了开,再将她狠肏半天!直到中午才放她走。

  曼儿母亲问她知不知道那人是谁?小梅哭着说,那老翁只让她喊叫,若她多说两句,便会给他亲住了咀!所以小梅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但听小梅形容那老翁的样子身型,该是年达六旬的福伯!那人老婆早死,现独身一人住在附近,是其中一个常来偷看曼儿妈妈的大奶的人!小梅有了丈夫,这等丑事也说不出来,母女俩安慰她几句,让她休息着,晚上吃过了饭,小梅便要回家。本来曼儿想去送她,但小梅婉拒了,说想独自静一下。

  小梅走出屋外,便听见有人道:(好媳妇,俺等了你好久了!)小梅看见说话的正是今早肏了她半天的老翁!小梅吓了一跳,问道:(你、你想干嘛!我要回家啦!)老翁嘻嘻笑道:(没啥!俺只想再肏肏你!)小梅转身就跑,但立时就被捉住了!老翁勐力的把她拖到旁边草丛中,叫道:(好媳妇,和俺打个野炮吧!)未几便传出阵阵的呼叫和嘿笑声!

  良久后,叫声停止了,只见老翁笑吟吟的抱着昏迷不醒的小梅走回家去!在走到老翁家门外时,小梅突然醒转,她死命的抓住门框怎样也不肯进去!老翁皱着眉头,一手抬起她屁股,一手拉下她裤子,再掏出那粗长得惊人的大肉棒,全根尽没的捅进小梅嫩穴,那圆大龟头立时重重撞入了花心,塞进了子宫!小梅玉手反抵住老翁的腰,惨叫一声,又昏了过去!老翁在小梅俏脸上吐了口口水,骂道:(死贱货!敬酒不喝、喝罚酒!看俺操烂你的臭逼!)说着便再把小梅抱进屋去!

  第二天一早曼儿母女俩刚起床,又听见有人敲门,门打开竟是福伯那老翁,他笑咪咪的说叫曼儿母女去他家接回小梅!她俩怔了一下,急忙走到福伯家,吓然看见小梅赤条条的躺在地下,像是在精液池里捞出来似的,全身都是白浆!她已神智不清的在反着白眼,曼儿母女俩胡乱替她套上衣服,一人一边的扶她回去!
  曼儿母亲把小梅放在澡盆里替她洗刷,发现她穴口还在涌泉般流出精液,两片阴唇又红又肿,已合不起来!像被十多人轮姦过!小梅已慢慢的醒转,但脸上的浓浆黏得她眼都睁不开来!曼儿好不容易替她抹乾净,小梅张开眼便低泣的说,她昨晚又被肏了一夜!曼儿母女俩替她洗乾净后,把她扶到床上躺好休息,小梅已筋疲力竭,深深的睡熟了!曼儿妈妈又到了隔壁村子小梅夫家,说她有点不舒服,明天才送她回家。

  翌日小梅才回复过来,在曼儿母女陪伴下走回家去。但途中小梅又说怕福伯会再去找她,因为昨晚福伯在肏她时,问了她的住址,本来小梅坚拒不说!但在福伯一轮狠勐操插之下,小梅实在吃不消,只好告欣了他!曼儿母女也无法可施,唯有不停安慰!

  约过了三个月后,一个夜上,曼儿家又有人拍门,开了门就居然看见小梅和福伯一起!小梅走进去羞红着脸,跟她俩道:(阿姨,能不能请、请你借张床给我?福、福哥想在这里跟我操逼!)曼儿母亲皱着眉头,知道小梅果然给福伯缠上了!她道:(你、你去他家不就成了吗?)小梅脸红耳赤的道:(他说、他说老是在他家肏、肏我,很闷、很没新意!)曼儿妈妈没好气的道:(那在外边打野炮嘛!那地方不是大的很嘛?)小梅急道:(不!阿姨,试过好几次,差点给人看见!求求你嘛!阿姨,我不让他肏个饱,他不会放我回家的!)曼儿妈妈歎了口气,点头答应。福伯笑呵呵的推着小梅进去,把她压在曼儿母亲床上,立刻操起她的逼来!曼儿妈妈只好睡在曼儿床上,二人几乎整夜都没睡成,因为福伯边操逼边吼叫辱骂!


  他疯狂的抽插小梅,还不住的高声叫骂道:(小贱货!死贱妇!看俺肏死你、肏死你!年纪轻轻的奶子便这麽大!他妈的!天生就是爱给男人肏的浪骚货!看俺操爆你的烂臭逼!操爆你、操爆你!你这烂货的丈夫无能,让他老婆任人操!看俺的浓精灌满你这骚妇的贱逼,给你怀上俺的娃,让你生个野种!)小梅并无反驳,只在不停地痛不欲生的娇呼呻吟!差不多天亮了才完事停下来!

  曼儿母女醒来做早饭,也把小梅叫了起来一起吃。曼儿问她要不要叫醒福伯吃早点,小梅摇摇头脸颊泛红的说他不吃这些早点的。她们吃完之后,小梅羞怯不已的在曼儿母女面前解开衣衫,露出两只坚挺雪白的豪乳,走过去轻摇醒福伯,福伯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大咀一张便含住了小梅那葡萄般大小的奶头用力的吸吮!原来福伯早上吃的就是小梅的奶水,他吸乾了一只,便吮另一边的。小梅转头刚好看见曼儿母女俩在看着她给福伯吃奶!她娇羞无比的低下头去!直到两只大白奶都吸乾了,福伯还用大手不住的挤捏,一滴奶水也没有了,才大叫一声俺要去拉屎,便起来走去茅房!

  小梅扣上衣纽,曼儿笑道:(表姊一阵不见,你的奶子大了很多啊!我们三个奶子最肥的就是你!)小梅脸庞绯红,媚目白了她一眼!曼儿妈妈问她,福伯缠了她多久?小梅苦笑答道:(就这三个月呀!开头他趁我丈夫不在,便偷偷的走来肏我!但最近他不管我丈夫在不在,一想操逼便把我叫出去!所以我、我只好推说来找你们!)曼儿妈妈再问她是不是现在就回去?小梅俏脸红彤彤的,低头道:(看、看他还要不要肏我!通常他会再肏我半天,才让我回去!)曼儿母女不再理她,下田去了!


  中午回家吃饭,果然福伯又再操小梅的逼了!这次小梅躺了在桌上,双腿勾住福伯,他站在地上,抓住小梅一对玉手,正肏的不亦乐乎!小梅见她们回来便道:(不、不好意思,阿姨!啊…………啊…………啊…………他、他快出来的了!啊…………啊…………啊…………请、请你们等一下!啊…………啊………啊…………)曼儿母亲歎口气说她们要吃饭,小梅哀求道:(啊…………啊……啊…………对、对不起!阿姨,求求你!再等一下吧!呵…………………呵……呵………他真的快出、出来了,如果、好果现在叫停他、他就又要再肏我好一会啦!呵…………………呵…………………呵…………………小梅、吃不消的!呵呵…………………)母女俩便先去做饭,果然不多久福伯便嘶声大叫了,她们知道终于完事了!

  她们端饭菜进去时,发现只剩小梅在抹去腿间流下的白浆,却不见了福伯!曼儿问他去了那里?小梅说他已经走了!曼儿又问他一完事就走了?小梅习以为常的道:(他每次都是这样子的呀!他又不是我丈夫,操完了逼他当然就会走啦!不过有时候他也会和我亲一阵咀才走!)曼儿笑问他下次什麽时候再来操她的逼?小梅满脸通红道:(讨厌!我怎麽知道!大概过两天吧!他最近找得我很密,常常昨天肏完了,今天又来肏!他在我子宫里灌精的次数,比我丈夫多得很了!)曼儿妈妈笑着指她咀角,有一丝精浆!小梅手指一刮,居然就送进咀里!她羞怯的说福伯刚才在她咀里喷了一点!小梅接着跟曼儿母女一起吃了午饭,才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