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妻交换  »  [来做客的朋友夫妻]



              [来做客的朋友夫妻]


  今天一个朋友和他老婆来家里做客,我们夫妇和朋友两对夫妻一起吃饭。男人们喝着白酒,而女人则喝着鸡尾酒。我朋友在一家大公司里做事,平时非常的忙,所以他老婆就乾脆在家做了全职主妇,呵呵,顺便说一下,他太太很漂亮,可能是保养的比较好吧,而且平日也不常出门,皮肤白皙而且人极温柔,在我和老婆做爱的时候,会经常性幻想到朋友的老婆在床上娇喘的样子!这样总是能使我加倍的兴奋。

  第二天是休息日,不用上班,加上很久没有聚会了,大家都聊得很尽兴。吃饭的时候,朋友大声说着以前大学里的种种趣事,拚命地把记忆中的陈年往事拿出来当作笑谈,同时开怀畅饮,不一会就有了几分醉意,我斜眼看了一眼朋友的老婆,发现朋友的老婆虽然已经三十二岁,但风蕴却是十分的撩人,特别是喝了酒以后,衣服领也松开了,露出半个白皙丰满的胸部,依淅分辨出暗红色的乳头坚挺着,不时还会随着笑声颤抖,原来朋友老婆没有戴胸罩,妈的,我以前总是幻想着她意淫,今天看到了这样的活春宫,加上酒精的作用,下体一下子澎涨起来,碍于裤子的原因,顶我得生痛。都说全职主妇每天没有事做就看色情片和漫画书,然后等老公回家就急不可待的坐上去疯狂,不知朋友老婆是不是这样,靠!这小子可真有点艳福啊。我不尽感叹着,想想自己的老婆,虽然也是有几分姿色,但她每天都要上班,下班后累得不行,我想要的时候,她都是应付一下就睡了,搞得我经常求不满只有自慰。唉,认命吧,想到这里,我又回头看看我朋友,这头猪大概没有发现我的心思,还在那一劲地说笑话,劝酒。

  于是我就继续和他喝了起来。我自认为平时的酒量还是可以,但这次好像还没有喝到量就有点晕头转向,头重脚轻,昏昏欲睡,看看表,时间也不早了,而且喝的也不算少了,加上我老婆也连连说头痛,要去睡了,我就提出要去休息,朋友也没有阻拦,安排我们到睡房。我抱着老婆放到床上,由于刚才的性幻想,虽然我身体软飘飘,但有一个地方却硬得不行,让我无法入睡,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是什幺地方吧,我看着我老婆诱人的胴体,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我老婆乳头一下,老婆呻吟了一声,明显是有十分的快感,但好像她还不是很清醒,于是我开始在老婆身上不停的揉搓,慢慢的,老婆的身体开始有反应,乳房开始涨得弹性十足,粉红的小乳头也挺起来了,不时发出一两声发自喉咙深处的轻哼,呼吸好像也开始有了变化,就在这里,我忽然听到走廊有轻轻的脚步声,可能是朋友上卫生间吧,为了不继续发出声响,我停止了动作,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就在这时,房间门被轻轻的打开了,然后看到朋友轻手轻脚的走进来,我*,这个猪,怎幺还有这样的爱好!妈的,我暗自骂着,不过我还是没有动,看他能干出什幺事情来。这小子,走到床前,先是色迷迷地看了我老婆的身体一会儿,就开始拿出一个小的数码像机,开始用不同的角度进行拍摄。妈的,我心里骂着,原来这小子不地道,早打着我老婆的主意,不过我还是没有动,看他表演。他小子拍了一会儿,开始脱我老婆的衣服,然后继续拍摄,一边拍,一边不时用手揉搓着自己的下体,原来这小子还有这个爱好,看来他对我老婆已经窥视已久了,我突然想起,我不也是对他老婆充满了性幻想吗?只不是没有机会下手罢了,今天何不……,想到这里,我心里出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当那个小子把我老婆身上最后一件衣服也扒光了。时候到了,我突然坐了起来,然后下床,不过我眼睛假装还是闭着,可是那小子已经被吓的半死了,脆在床边上呆住了,B样子,我心里骂到,今天老子有重要事情要去做,不给你计较,7便宜你这头猪了,反正平时也做腻了,今天爷爷要换换口味,你就偷着乐吧。

  我就装梦游,出了房门,到了另一间卧室,看到朋友的老婆正在熟睡,我走进了房间,他老婆好像听到了脚步的声音,不清不楚的嗲嗲说了一句:「快来嘛……上个厕所这幺久,急死了」,说着,一边还扭动着雪雀}灯,看来她一定是把我当成她老公了,我也没有说话,心想,别看朋友老婆白天人前那幺端庄秀丽的模样,原来,晚上上了床就这样淫荡,就等着我来好好玩你吧。 想到这儿,我就上了床,面对面,一把就搂住了她的小腰,开始伸手摸她的背部,不摸不知道,朋友老婆的皮肤是这样的细滑,她的小腹部平坦紧绷,紧紧地贴住我的身体,爽啊,我心中不禁暗想,真是如天上仙子,人间尤物,我顺着她腰臀间的曲线漫漫地向上摸去,抚到她性感的肩胛骨,和白皙的脖颈,一丝柔顺的长发夹在我手指中缝随着抚摸,更是便她感到即兴奋又痒痒,不禁发出咯咯的笑声,笑的时候,高耸的胸部晃荡不停… 你今天好棒…啊…这样好……刺激…啊……揉的MM的咪咪好舒服……哦啊…… 我要……」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显出很急的样子,我没有回应,只是继续着我的进攻。 我将朋友老婆的两只乳房用一只手抓住,不停的按捏,然后另一只手向下摸去,先是轻抚挑逗了一下她的肚脐四周,她马上有了反应,腹部的肌肉有点阵缩紧绷,然后又我又忽然一下子将手伸到她的大腿中间,用整个手掌压住她的小妹妹,「……啊……」她好像还没有准备,被这样突然的一攻,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顿时,我感到手掌上已经沾满了湿粘的液体。

  原来她下面已经这幺湿了,紧跟着,她开始把自己的双腿打开,将小妹妹用力向外挺,身体也不停地扭动,想与我的手掌进行充分的摩擦,我当然不会这幺轻易让她得逞,我将手拿开,开始抚摸她的大腿内侧,她显然是十分的受用,刚才腹部紧绷的肌肉也开始放松下来,但又显出十分的焦急,「……呃……」发出像婴儿闹的声音,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她是想急着我继续抚摸她的小妹妹,但我仍然不紧不慢的抚摸着,从她的大腿内侧到腹股沟,充分调动她身体的每一处性感细胞,每到一处,她的身体都会轻微的颤抖着,享受着,「女人最重要的不是真正的性交,而是爱抚」,这句话说的真是有道理,正当她享受身体爱抚的时候,我又一次突然袭击到了她的双腿中间,「……啊……」这一下显然比刚才更加刺激。 她的背不由自主的拱起,我的手上已经被粘滑的爱液粘满了,我顺势进行轻轻的揉动,不停地刺激着她的小阴唇和阴道口,朋友老婆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而没有规律,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呻吟,由于爱液的缘故,爱抚十分的顺滑,没有任何的不适和障碍感觉,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小阴唇已经充血勃起,像花瓣一样向两边张开,好像在饥渴的等待着什幺,这时爱液已经流出很多,加上我的捏搓,开始向下流,我摸了一下,发现下面的会阴部也是粘粘的液体,而且顺着屁股沟流经她的肛门,将屁股下面的被子上洇湿了一大片。「真骚」,我心里暗想,我知道她已经差不多了,我为了不让她发现我,我不敢从正面进攻,于是我顺势将她的腰一抱,提起来,屁股撅得高高的,她非常配合,我基本没有费什幺力气,大概这个姿势她们两口子也经常做吧,我将我硬得受不了的小弟弟向前的挺,由于淫水非常多,「吱」的一声,没有任何阻碍,整根没入!!我*!真是爽到了极点,我马上有一种想射的感觉,可是我马上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我插在最深处,按兵不动。然后用手从后面捏住她的乳头,开始揉捏,她显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啊……啊……开始使劲摇动自己的臀部,而且还不时前后地动着。妈的!!着真是香艳无比的视觉刺激,雪白性感的臀部和这样的淫声浪语,让我的小弟弟又一下子涨大了许多,由于被淫水一泡,加上阴道肉壁的夹吸,小弟弟开始变得更加粗壮有力,我开始进行原始的抽插运动,这一招虽然老套,但却是女人最享受的动作,我的小腹不停地顶撞到她的白臀,发出叭…啪…的声音,加上淫水的特别的……吱……吱声,真是活色声香,朋友的老婆显然已经进入平台期的兴奋,她的头顶在床上,屁股使劲翘的高高的,还不停的扭来扭去,想努力增加磨擦力,而我却不紧不慢深深浅浅、左冲右突,还不时地以小弟弟为中心作圆周运动,我的腰功可是了得,我老婆就十分受用这一招,曾由于这一招兴奋的晕厥过去,果然,我一使用绝招,朋友老婆马上大声的叫了出来,「哎哟……哎哟……我的老公…太爽了……老公……你什幺时候变……好粗……好强!……」阴道也明显变得紧了起来,紧紧箍住小弟弟的根部,可是越是这样,小弟弟就越硬越粗,(呵呵,男人都知道),阴道内部一环一环的括约肌也像一条环蛇一样绕着小弟弟的龟头。

  啊,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啊,我老婆的里面就不像朋友老婆这幺紧,属于「外紧内松」型,而眼前的这个尤物真是个极品!我不由的有点想射出的感觉,不妙,我心想,在这个关键时刻可不能射出来,如果这个时候先丢了,女人会恨你一辈子!可是在里面插着,实在是太刺激了,我急中生智,果断的将小弟弟猛的拨出,只听「啵」的一声,好像拨出了一个香槟木塞一样,同时我感觉到有液体飞溅到我脸上、身上。妈的,真是个淫娃荡妇…我一边心里骂着,一边看了看小弟弟,只见我的小兄弟被折磨得浑身发红,湿漉漉的,但仍然挺直60度,龟头也饱满的闪着亮光。连我自己也觉得惊讶,我和我老婆做的时候,从来没有勃起过这幺强。正在她急的直哼哼的时候,我用双手把她的浑圆的屁股缝扒开,开始仔细察看她的私处,可能是由于经常做爱的缘故,朋友老婆的阴部阴毛比较茂密,小阴唇也比较黑,我用手指轻拨开两片小阴唇,粉红色的阴道口露了出来,由于刚才的激烈的抽插,阴道口粘着一些白色的沫,因为兴奋充血,整个阴部像个大水蜜桃子,汁多饱满,还带着着淫秽的淫水,我忍不住开始舔起她的阴道口和小阴蒂,这一下她受不了,…… 啊……不要……不要啊……,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却是腰肢狂扭,双乳乱颤,每当我的舌尖扫过阴蒂的时候,她就会跟着双腿颤抖一下,我越是用力,她就越抖的厉害,于是我也顾不得脸被淫水搞得水花花的,更是加快了速度,……啊……啊……不要了老公……,朋友老婆的两条腿已经开始抽畜变软,显然已经趴不住了,看到她快顶不住了,我一口噙住朋友老婆的小阴蒂,……啊……朋友老婆显然有点受不了这样过度的刺激,好像有点喘不上气来。

  我马上就开始吸气,使小阴蒂在我口中形成一个「悬空」的状态,大概停了5、6秒种,猛的松口,「叭」一下,小阴蒂从我口中跳出来,变得像个小小水晶桃子,啊啊……朋友老婆终于顶不住了,两腿彻底叉在床上,也顾不得小鲍鱼露在外面,喘着气。说到这里,我要插一句,我这个一朋友老婆的下体的味道比我老婆的重,好像更像水,看来女人的味道真是个个都不同啊。再说,朋友老婆已经软在床上喘氕,却一边用手来摸找小弟弟,我一个没注意,被抓个正着,啊……我不由的发出叫声。 这时,朋友的老婆的手抓住小弟弟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似乎发现了什幺,确实,我的小弟弟长得有点不同,前端十分的上翘,像根香蕉,我老婆总是爱开玩取笑我的那东西长的不直,但是她虽然嘴上说,心里却是十分的享受,(呵呵,是女人都知道为什幺,因为可以强烈的刺激到G点啊),「是不是被朋友老婆发现了,还是…」正在我迟疑的时候,老婆朋友将身子转过来,我吓了一跳,心想,这下完了,要被发现了,谁知,老婆朋友反过身后,将两条雪白的大腿高高抬起,并用手将小弟弟急不可待地塞向她的阴道口,我一看,也想不了这幺多了,顺势一个老汉推车,小弟弟高昂挺进,又是吱一下,没有障碍的进入,…… 嗯……,朋友老婆一声闷哼,紧咬着嘴唇,没有再像刚才那样浪叫,我突然明白了,原来她一抓小弟弟时,就已经发现现在和她做爱的人不是她老公啦,只是她正在高潮要来临的当口,又舍不得不做,乾脆就将错就错。不过变得有点放不开了,也不好意思再叫床,而是忍住不叫。哈哈,这下我可放心啦,一把将她的双裸抓住,举过头顶,用力将小弟弟向阴道的深处顶去,由于这个姿势可以插得很深,我感觉到已经顶到了朋友老婆的子宫口,像一团软软的棉花一样,热粘粘的感觉,每顶一次都要熨烫一下我的龟头,传来一阵酥从下体一直冲到大脑,这时,我也顾不了什幺「三浅一深」了,每次都顶到尽根而入,……啪… 叭……,由于朋友老婆停止了浪叫,反而使肉体的撞击声音更加清晰,只能听到朋友老婆喉咙里一声声咕咕闷哼和我粗糙的喘息,就在这时,我感觉朋友老婆的体内发生了变化,脸上泛起红晕,头也使劲扭向一边,两个性感的小脚绷的紧紧的形成了弓型,趾尖使劲向里勾,双手好想要抓住什幺似的抓我腰和腿部,我知道她可能快要「来了」,于时我用肘部支着身体,上身向前压在她的身上,一边用两手捏住她坚挺的乳头用力捏,一边用我结实的腰臀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叭叭叭叭。叭叭叭,这时好像一切时间都静止了,她在我的重压下呼吸乱而急促,身体也开始变得紧绷起来,终于,我那排山倒海般的抽插走到了尽头,小弟弟忍无可忍,我大吼一声,身体使劲向前一顶,紧紧贴着她的耻骨,啊。!!!一波波浓热滚烫的精液直喷射向她的最深处,而她的子宫口好像天生就要渴求这股强而烫热的精液一般,开始抽畜起来,紧跟着像婴儿般不停地一波一波地吮吸着,贪婪的、满足的、淫乱的气息充满着整个房间……很久以后,她慢慢松开了她的双手,而这时我的背上一定被她抓出了指痕(我能感觉到有点痛),她大张着双腿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好像睡着一般静静地闭着眼,脸上浮现着女人高潮后特有的满足与幸福,而她身下则是洇湿了一大片的床单…… 过了十几分钟,我想,还是不要在这里过夜的好,免得明天早上天亮起来大家尴尬,于是我又原路返回,不过自己的房间是不能回了,那头种猪一定还沉浸在变恋的淫戏中,TMD,我想到这里,就不禁骂了一句国骂。于是我找了另一间小的客房休息了,由于消耗过大,我也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醒来已是9点多钟,我匆匆的洗濑一下就到了餐厅,朋友老婆已经衣着整齐的在厨房做早餐了,想到昨天晚上的情景,我不禁有点心神荡漾,可能她也有点不好意思吧,都没有敢和我的眼光直接对视,而且小脸上分明还挂着一抹红晕,算了,我还是随便走走吧,免得搞得她手足无措的,「我去喊你老公起床吧」,一边说,一边我向他们夫妇的房间走去,而那房间正是我昨晚疯狂的地方,朋友仍然在床上睡得很死,可是我却发现床上的床单已经换过了,「真是个有心计的女人」我想,大概是我走后她换的吧,以免被别人发现那一片「狼籍」,呵呵,正在这时,我发现了朋友使用的那部数码像机放在床头柜上,我灵机一动,熟练的打开存储盖,将里面的SD卡取了出来,呵呵,我心中暗笑一声,将它小心的装在上衣口袋里,然后轻轻的将像机放回原处,过来了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看翻了两页书,就听见朋友走到门外喊我的名字,我走出去和他若无其事的打了招呼,并且还装糊涂的说:「奇怪!我怎幺会睡在隔壁房里?」后来我老婆也洗濑出来,好像有点神色慌张的样子,不过我并没有故意问起昨晚的事,一起吃了早餐,说了一些道谢的话,就过来了朋友的家,真是一次难忘记的经历,而且从那次以后,我个人电脑的数码像册「家庭情趣」文件夹下,又多出了几十张我老婆的情色撩人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