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妻交换  »  【追求风险的小小渴望】



              【追求风险的小小渴望】



             
  当凯斯开始正式的律师助理工作时,我也随着来到这个城巿和他住在一起,我们的俊男美女的外表,就像是好来坞电影广告牌上的翻版,而我们急色的样子,则如同电影中最煽情的情节。从相见的第一天起,我们就贪得无餍的向彼此索求,无论是白天或夜晚、这里或那里,对我们而言都没有差别。凯斯和我在任何时间都愿意脱下裤子,及在任何地点执行迅速、猛烈又激情的活塞运动,而真的会被别人当场发现,我们公然在做这档子事的可能性,让我们格外的激动热情。
  我们有可能被逮到在电影院疯狂的交缠,凯斯的手伸入我的短裙,而我的手则插入他的牛仔裤中;或是在夏日夜里在野营区的营火旁,亲蜜抚摸及热烈拥吻;在街尾停车场的车子后方,我热情的跪在冷硬的水泥地上,嘴中含着凯斯粗大的勃起;没有任何地方的限制。明知道任何一秒都有可能会有人路过,却更让我们感到如电击般的激动。

  我永远无法忘记,凯斯第一次带我去阳基棒球场,真是壮观,比我大学时的橄榄球场还要大!那是一个秋高气爽,清新的九月天下午,我们坐在高处看台的观众中间,腰下盖了条毛毯。我穿着秋季的裙装,但是没穿内裤—这是为了给凯斯一个惊喜,我知道他如果发现我的裙底空无一物,必然会立刻精虫上脑成为大香蕉。

  当比赛才一开始,他的手就游荡到毯子底下,进入了我的短裙内,他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向着我的大腿根移动,离我裸露的阴户越来越近。我们互望一眼,露齿而笑,假装正在看球赛,但是当凯斯触碰到我大腿的交叉处,除了柔软的绒毛及温暖的嫩肉外,他找不到任何其它东西,此时早已将比赛忘到了九霄云外。他先是下巴落下的呆了一下,并没有往我这里看任何一眼,但是发出了淫亵的微笑。
  他开始用手指在毛毯下抽插,当着老天爷及两万名棒球迷面前,我因为太过激动而感到有点晕眩,乳头变得太硬而感到微微刺痛,两腿间感觉到正在流动中滑润而温暖的淫水。

  当全场每个人都在为主场球队鼓掌叫好时,他将手指突入了我淫滑湿腻的阴唇间,探索我充满情欲的阴道深处,按抚我火热鼓胀的阴核。我试着维持冷静,但是我感觉自己像是随时可能会爆发。我确信四周的眼光都注视在这里—这更让我感到从所未有的情欲高涨。

  高潮正酝酿着在我的深处爆发,我试图抗拒,但是已经太迟了,就像海啸一般的冲击着,将我完全淹没了,快感放射穿透我的身体,往下流动到我的脚底、往上蠕动过我的脊椎,使我痒得脚趾内曲,几乎喘不过气来。我将双眼闭上,头向后仰,紧咬下唇,深怕会不由自主的尖叫起来。紧紧抓住露天座位的一角,我骑坐在上面,直到甜美的滋味散去,当身体的颤抖稍停时,软软的倒在凯斯的肩膀上。

  或许我有点疑神疑鬼,但是从我们四周球迷微笑看着这里的神情,我觉得他们好像猜出来我们干了那档子事,而这个想法只会再次让我感到兴奋,我想要更多!

  手牵着手,我们挣扎着挤下走道,正当我们接近出口引道,一股劲风扬起了我的短裙,将我暴露在群众间,我们的四周响起了一小片喝采及哨音。下到了棒球场的内厅,凯斯拖着我—也或许是我拖着凯斯,进入了一间贮藏室。

  他将我举起顶在混泥土墙上,我则急迫的释放他又热又硬的阴茎,同时将它导入我饥渴的深部,当一开始抽送交合,我就将腿盘上他的腰臀,让他更深、更远的插进我,让他的睪丸不断的搧打我的臀部。突然我听到了一点声音,抬头看到了一位管理员,手上拿着一支扫帚。他一句话也没讲,盯着我们的眼神,彷佛我们来自外层空间的异形,当我的视线与管理员相遇时,我的小穴紧紧环绕挤压凯斯的肉柱,将它深埋在我里面,狂乱的用我阴户中的肌肉进行夹杀,直到他全身紧绷、摆动,终于在我里面爆发了一记全垒打,在管理员的全程注视下,凯斯这一记打得是又高又远,最后才以胜利满足的姿式,慢慢的奔回本垒。

  当我们越过那位目瞪口呆的管理员,凯斯丢下一句「很捧的一场比赛吧,嗯?」。

  婚姻到底是什幺?开始时就如同美梦成真,凯斯被一家历史悠久的法律顾问公司聘为新合伙人,我们买了新的公寓,我们结婚了。这真是太美好了,每天都迫不及待等着下班回家,然后共同爬上温暖的爱床。

  但是经过几个星期后,我们做爱的激情与频度都降低了。我们从一天两次、一天一次、转为一周一次,最后变成了「蜜糖,让我们看看今晚是那一位名人上全民开讲。」怕伤害到彼此之间的感情,我们谁也不敢开口讨论,然而明显的我们都感到厌倦了—并不是厌倦彼此,而是无法忍受老是在同一个地方、做同样的事。

  这并不是我经过这几年约会,所期望产生的结果,我常发现自己的心思,无端端的飞回到美好的往日时光,那种差一点被别人逮着的激情性爱,我渴望再度品味,那种在危险的地方进行着冒险活动的奇异快感。

  由于我通常比凯斯早下班,因此每天傍晚,都是由我到他的办公室去接他回家,我一向待在外面的车子里等他下来。但是这个星期五,经过特别的准备之后,我上楼了。这可是自我们结婚的两周前,他开始在这里上班以来,我第一次踏入这家公司。

  这里真的是非常高雅,柜台的接待是一位宜人得体的中年女士,几乎以悄悄话的音调,指引我到他的办公室,我漫步的走过一间高大的办公套房,欣赏着深色的木质雕刻及高贵的家具,整个公司闻起来充满了家具亮光剂、高贵的皮革及金钱的气息。

  当我的高跟鞋清脆的走过光亮的地板,一些相貌出众的男士,从他们的办公桌后抬头向看我一眼,虽然我穿着了一件长皮衣,但是感到自己相当的可口而显眼。当我找到凯斯的办公室,走进去将门关起来时,乳头硬起来了,同时感到两腿之间一股潮湿的火热。他正靠在他的办公椅上讲电话,看到我进来有点惊讶,但是指示我找张椅子坐下,他继续电话中的讨论,向对方陈述一个诉讼机会的重点,显然电话另一端的人比我了解他所讲的内容。

  我站在他的办公桌对面,倾身以亲吻向他问好,我将舌头伸出扫过了他的嘴唇,他给了我一个奇怪的表情,又回去继续他的电话讨论。

  我坐上他的办公桌,踼掉一只高跟鞋,将脚伸到他脸的高度,以穿着丝袜的脚趾,轻轻的触碰他的脸颊,企图分散他的注意力。我先抚弄他的下巴,然后用姆趾慢慢的沿着他的嘴轻轻划过,玩弄似的伸入他的嘴唇,触碰他的舌头。
  凯斯开始无法维持一脸正经的表情,他那驱动讨论的思考列车正在出轨,他开始配合我的玩弄,将我的脚握在手中,在脚掌上排列密密的热吻,轻佻的咬着涂着鲜艳指甲油的脚趾。在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几个月来没有出现过的兴奋光彩。我将双脚放到他的跨下,弯起我的脚趾包裹住他的分身——已经是又粗又硬了。

  他盖住了话筒,对我悄悄说:「把门锁上。」一脸笑得贼贼的。

  「你别傻了。」我一面回答一面将鞋穿回去,站离开办公桌。我解开皮大衣的衣带,将大衣打开,让它从肩头滑落到地板。

  我猜凯斯手中的电话可能会掉下来。

  在离开我的办公室之前,我溜进了洗手间,将我的衣服、胸罩及内裤都脱得精光。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我,只穿着黑色蕾丝的吊袜带、烟黑色的滑亮丝袜再加上黑色的高跟鞋。我将他的椅子往后推离办公桌,然后在他的双膝间跪下来。
  现在他电话的这一端,只剩下了单音节的嗯哼声,他的眼睛慌乱的在我和房门之间扫视。

  这时已是下午5点左右,他的同事们开始离开办公室,我们听到他们快速离开大厅时的谈笑声,也可以看到他们从房间外经过时,映在雕花窗户上的扭曲身影。

  「看看时间!」凯斯有点口吃的对着电话说,这时我正将他裤子的拉炼拉下释放出他跃跃欲试的阴茎,「要不然我星期一早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回您的电话好吗?」当他挂上电话时,我的嫩舌已经开始在他那光滑的紫红色的龟头上打转扫弄。

  当我用舌尖舐弄同时钻入他那略带咸味的开口时,他悄悄的低吟:「妳这小魔女!如果有人进来该怎幺办?」

  我不管他所说的,润湿了我的双唇,张开我的嘴,然后慢慢的将他的阴茎整个推入。

  他不可置信的摇摇头,将手指插入我的短发中,在我的头后稍施压力,「管他呢」他露齿一笑说,「最多不过丢了差事。」

  我包裹着他的肉柱,规律的上下移动,而他在座位中扭曲、蠕动,紧握着皮椅的把手,银牙紧咬、秉住呼吸,以免自己发出太大声的呻吟。我扶住他的大腿,做一个深呼吸,放松喉咙肌肉,将他粗长的阴茎深深滑入,我感觉到他那蕈菇状的龟头挤过了我的咽喉,直到我的鼻头埋进了他纲丝般的阴毛间,是那幺的深入,感觉好像他外柔内刚的龟头,已经埋进了我的双乳之间。

  我的双耳彷佛被浪潮声所淹没,突然间我听到他紧急仓促的向我低语,我张开双眼,听到有人在轻轻敲门,「凯斯?」一位男性的声音透过窗户「你还在办公室吗?」

  凯斯极度紧张起来,他开始将我推开,但是他已无能为力,我伸手挤捏他的睪丸,他的身体僵直,开始爆浆了,我立刻努力的吞饮下他那一波又一波的浓热精液,我已尽其所能的加快吞咽,但是还是有些溢出了我的嘴,流到下巴去了。
  又是一声敲门「凯斯?」

  我们静静的盯着未锁的房门,以最为猥亵的姿式瘫在那里,等待着某个人转动门把走进来,但是他没这幺做,模糊的影像从窗户中消失。

  凯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老天爷,妳知道那是谁吗?」

  我摇摇头,用手指将一滴黏稠的白浊精液自下巴抹去,再将手指放在嘴中舔干净。

  「那是我们公司的老板。」他郑重宣称,同时将我拉起来,他的话听起来很严肃,我以为他生气了,但是他开始亲吻我,同时用鼻子顶弄我的颈子、揉捏我的丰乳、挤压扭弄我肿胀的乳头。

  我跨坐在他的身上,将双手圈在他的颈子上,用我湿滑的小穴研磨他的身体,他的阴茎仍然湿湿的满布我的唾液,前端还含有一滴甜美的精液,但是它又开始生气盎然的抬起头来,这种差一点就完蛋了的感觉,让我们两人都觉得非常激动。
  凯斯微笑着将我抬到他的办公桌上,让我躺下身,纸张、报告、档案夹散落了一地,我打开双腿向他挺起,用手导引他坚硬勃起的茎阴到我湿滑的阴唇间,我弯起双脚勾住他,高跟鞋跟顶住他的大腿,高抬臀部去接受他的猛插,同时充满韵律的紧收包围着肉柱的小穴。

  当他进行活塞般的插入抽出,阴茎似乎变得越来越大,桌子在摇,一张框有我美美玉照的相片框被震落到地板上,我火热阴蒂上所受到的磨擦,以及他吸弄我乳头的方式,那种扭曲、吸吮细嫩的蓓蕾直到产生无法忍受的痛,直直将我紧逼至爱欲的高峰。整个过程中我们可以听到清洁队从大厅往我们这里移动,倾倒垃圾桶及互相笑闹,而且离我们越来越近。

  「和我们及管理员在一起的是什幺?」

  凯斯低声嘶笑的问,一面狠狠的插进去。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问题,我们共同的高潮已将两人给淹没了。我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当他在我的深处射精时,我从头顶到脚趾都在颤抖,他满出的精液从我的股沟滴到了办公桌上。

  当我刚好扣上大衣皮带,而凯斯正在捡拾被我们的激情震落,散落了一地的东西,我们又听到了一阵稳重的脚步声从大厅走过来,这可不是管理员。

  突然一位看起来像大人物的灰发男性老人,将头伸入了办公室,从凯斯的反应,我立刻知道他是这里的老板,之前来敲门就是他。凯斯的脸上失去了血色。
  「我想我听到这里有人」老者说,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相片,再看看我,立刻就做成了适当的联想。「我不久前敲过你的门,你应该听到了我的声音。」
  「我那时正在与一位顾客谈生意,老板。」凯斯说「你是知道我的,一心想的只有—工作、工作、工作。」

  「我很欣赏你工作的勤奋。」他的老板一面说一面看了眼手表:「但是只有工作却没有娱乐,会使杰克变成呆小孩。」他的眼睛转往我身上:「你应该要感到羞愧,让这幺一位美丽的淑女久等。如果她在等我,我一定不会工作太晚,回家去,好好玩玩。」

  当他转身离去时,他对着我微笑,眼中闪着圆滑的光芒,他知道发生了什幺事。

  我们整夜未眠,一遍又一遍的重新回味我们几乎已经忘了的甜蜜。所有的热情又回来了。一段时间之后,当再一次我们觉得热情消退时,凯斯到我工作的地方给我一个惊喜,我们共进午餐—以及享用彼此,就在会议室的桌上,正当我的同事们在隔壁在办公桌工作着,完全不知道在她们的眼下发生的事。

  大部份的人永远无法理解,为什幺我们敢冒着名誉受损的风险,追求平常人可以在自己隐私的卧房中就可以找到的乐趣。我们很明确的知道,在不恰当的地点或被不恰当的人抓到时,可能会发生的不良后果,不是每一个人都像凯斯的老板那幺的善解人意。但也就是这种可能在行动曝光时的真正危险,更增加我们的兴奋,体内肾上腺激增会让我们更为生机蓬勃,而我们也深深的为此上瘾。
               ==全文完==